新闻资讯

地铁探伤工,孤独的地下夜行者  


提起探伤工大家对这个职业都感到很陌生甚至他们的亲朋好友也会提出“你在哪个站点上班”的尴尬问题。其实探伤工就是根据周期给钢轨看病的医生由于钢轨每天都会受到列车的碾压,溶解氧测定仪且存在热胀冷缩的变化需要他们利用超声波钢轨探伤仪和手工检查的办法定期给轨道进行“体检”。

但是由于工作时间均在深夜和凌晨且在检修过程中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因此在漫长的隧道里面日复一日细心且耐心地工作只剩下枯燥与乏味伴随当然还得忍受那无处不在的粉尘。



25米一对钢轨焊接点的探伤检查两位技术人员需要10到20分钟的时间。


下地铁隧道之前专用工具的检查是必不可少的工作。

1号线、2号线、城郊线……当郑州轨道交通达到东奔西走南北贯通的阶段时却很少有人想起保证地铁能够在钢轨上安全运行的幕后工作者——探伤工。


1号线探伤工平均年龄24岁 全线6422个焊缝全归他们管

1982年出生的黄略是工建室1号线探伤班组工班长兼技师他在广州铁路工作了10年后于2013年来到郑州见证了郑州地铁的成长。

尽管刚35岁但在探伤班组里面已经算是老人在1号线的11名探伤工里黄略最为年长最年轻的出生于1996年他们的平均年龄大约24岁。

在这个年轻的团队中每个人都显得安静、谨慎、沉稳,testo330烟气分析仪丝毫显露不出年轻人身上的活跃一个个像极了平常所指的“工科男”。黄略解释说这只是在上班时间可能养成了习惯平常的时候都活泼着呢。

1号线的正线为91公里车厂线为18公里探伤班组的工作分为两种一种是钢轨的常规探伤一种是钢轨的焊缝探伤。6月25日正好安排到焊缝探伤这也是他们感到最难的全线一共有6422个焊缝接头平均每25米一对。

黄略介绍常规探伤每天的工作量大约7公里焊缝探伤每次也就大约500米拿着探伤仪蹲在焊缝口处有经验的每个点需要十几分钟新手则需要20分钟一直蹲着蹲到脚麻还得聚精会神以免“误诊”。

1号线的常规检查以两个月为周期焊缝检查则以三个年为周期探伤工们也实行是每天8小时工作制只不过工作时间为晚11点至上午7点其中第一个小时为准备阶段接下来4个小时进入隧道探伤剩下3个小时总结探伤结果。


任何工序都要跟随程序走 且需克服工作环境的恶劣

当晚11点1号线探伤班的8名工作人员在碧沙岗站D口处集合完毕后在站点内一字排开召开了每天例行的班前会在他们面前是摆放整齐的探伤工具其中包含探伤仪、除锈刀、毛刷、耦合剂等物品每个人汇报了下隧道后所负责的工序。

黄略介绍开班前会的目的就是让大家在一块碰个头各自看一下工作状态和精神面貌相互之间检查一下仪器是否遗忘如果下隧道后再发现缺少工具那就太耽误时间了。

此外人员分工交个底儿还需要把安全事项再交代一下毕竟安全这方面是最重要的。

班前会完毕每名探伤工在名单上签字确认后经站点同意批准作业点,一次性温度记录仪于零点由站点工作人员开门进入轨道程序十分严谨。

黄略解释程序这一块非常重要都是经过常年累积总结出的经验按照程序走就不会出错探伤是为了保证列车轨道的安全同样探伤工也必须保证自身的安全。所以有多少人下隧道需要记录大家同进同出且出来后要相互交叉检查仪器设备是否有遗漏带进去的都得带出来不然有可能对列车运营造成影响。

进入隧道后8名探伤工开始根据各自分配的任务对钢轨进行检查最常见的就是轨面剥落掉块特别是在曲线部位每一条钢轨都需要利用探伤仪去检测因为有的“伤痕”用肉眼根本无法识别。

除了黄略所讲的蹲着痛苦外探伤工们最不喜欢的季节就是冬天夏天还好了穿着短袖出了汗也不难受但冬天穿着厚厚的工装刚下隧道就能出一身汗再加上隧道是封闭空间空气流通不畅闷一会儿就会非常难受。

就这样忍受着闷热、枯燥、乏味他们仍需细心、耐心、聚精会神地对每一条钢轨进行检查因为他们知道干这一行业的责任所在第二天一早就要有市民乘坐地铁从这里通过。


长期夜班如何受得了 干哪一行前提是感兴趣

作为郑州地铁第一批探伤工最令黄略难忘的就是1号线开通之前他和另一名工友俩人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为1号线轨道做检查白天需要做调试探伤只能安排在晚上“那一个多月很累很辛苦但成功开通运营之后感觉很值得”。

目前郑州地铁探伤工的状态既令黄略感到欣慰同时也有点着急。欣慰的是2号线以及城郊线的探伤工都是在1号线学习经验后分流出去的很欣慰带出了很多工友;着急的是探伤工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部分员工还需要提升技能。

黄略介绍在地铁运营的分类中探伤工的角色还是很重要的虽然不太被外界关注但仍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好几名新加入队伍的都是刚毕业的学生因此要加快培养技师的步伐跟随地铁建设运营的脚步壮大探伤工的队伍。

上夜班是工作需要但长期上夜班对身体肯定有影响不过黄略作为工班长表示大家伙没有什么怨言干哪一行前提是得对这行感兴趣。

免费无码专区高潮喷水